位置: 主页 > 风花雪月 > 正文 [ ]

一舨|高贵着bet36体育: 水墨的高贵

作者:晓燕 来源:admin 关注: 时间:2019-06-02 01:23

  一舨

  又名隋牟、一舨史者、予觉、隋宝森等。1968年生,山东胶南人,现居北京。书法家、画家、收藏家。

  高贵着水墨的高贵——读隋牟

  文/郑玉臣

  当今中国画坛,业者之众,画作之繁,谓之古来最盛,当无谩夸之虞。然细细探查,则未免有盛名之下其实难负之感慨,让人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之者,文脉延绵,新人迭出;或传统或西方或调融,千姿百态、叱咤峥嵘。忧之者,匠人日稠,方家零落;多表象多拼凑多怪异,林林总总,喑呜难鸣。这并不是贬低任何一位画人或者任何一幅画作,实是绘事由来已久,或师法或超越,毕一生能具其面目已属不易,登堂入室者自该寥若晨星;相反,任何一位勇于步入这个行列并为之不懈的画人都值得尊敬。

  抛开各种西派、新派不论,单就纯粹中国画而言,斯感炽甚。诚如陈师曾所言,中国绘画自古迄今,统纪分明,蔚为大观,然有宋以降数百年来却颇有彳亍不前之感。对此,我们不能徒发人文衰蔽的悲嗟,而应该明了这是物理的必然,极者必反。

  中国绘画的创作出现了困境,其品读法则自然也就陷入了纷纭而莫衷一是的境况。对于什么是好的中国画作,也有着各种各样的答案。有人认为须师承有序,笔笔来历分明;有人认为应求变求新,处处不落窠臼;有人认为须调和中西,样样融会贯通,有人讲笔墨有人重技法有人说格局有人论气象……实际上,这是一个古已有之的辩题,争论不休也议论不清。

  历史总是这样,有人在物议中忽左忽右,有人已在寂寞中悄然前行。当认真品读隋牟先生的画作之后,笔者认为,这些争论虽然会永远存在也必须存在,但真正的探索者却会写下最为有力的注脚。

  隋牟的画作是道道地地的中国绘画。至于是不是文人画或人文画或某家某派,笔者认为不要这个所谓的标签也罢。

  隋牟是传统的。他曾师从石齐和卢沉,之后不断从朱耷、陈洪绶、倪元璐等古人那里汲取营养,化人为我。这本不足道,任何一位真正的中国画人,都会有一个“用最大的力气打进去”的历程。重要的是隋牟没有拘泥于此也并没有凭此“一招鲜”吃遍天,经过多年的淬炼,隋牟的传统不仅体现在他的线条功力、传统技法和对水墨的感知上,更体现在其心灵深处所养孕而成的大家格局。他的画,无论写人状物,都有一种画面之外的气象,僧俗道众皆能睹之而有所感、读之而有所悟,不用作者本人再去搜肠刮肚的去向观者解读所谓的深意和妙处,这已是画之大者。

  隋牟是人文的。人文主义或者人文情怀这个表述如今也被处处张贴,有了陈词滥调的嫌疑。但要说到隋牟,还是得用到这个表述。他的人文体现在其独有的“眼睛”和“嘴巴”之上,也就是他的笔端和墨意之间。细品隋牟的画作,总会有一种写人如山,写物如人的感觉。在他的笔下,无论佛菩萨还是阿罗汉,都有巍巍乎大哉的雄奇气;而繁花则温婉如人面、枝干则俊朗如高士,他独有的写山样式更是把山峰幻化为敦和圆融的古君子,堪称逸品。当代著名人物画家蒋兆和的代表作之一《杜甫》,衣衫虽无皴擦点染之繁,寥寥几笔线条就能让人深深体味到岿然如山真是心性相通,异曲同工。物我一体,妙在似与不似间,这就是人文之大。

  隋牟是灵动的。隋牟的灵性体现在他对水墨的超凡把握和感知能力上。见过隋牟的两幅写生作品,其一名为《含兮家山坡》,皇冠体育足球,其一名为《蜀香图》。纵然只是写生,也将隋牟的绘画才能展现得淋漓尽致,两幅画均是笔笔中锋写就,前一幅群松如龙绝尘而立又似得道之人谈机甚欢,后一幅尺幅间皆是枝叶花朵,各个不同、生机无限。最令人叫绝的是,这两幅画充分阐释了墨分五采的含义。通过娴熟而富有灵性的笔墨运用,让两幅纯粹线条的画作变得活灵活现却又脱胎换骨,燥湿、曲直、浓淡、顺滞、凝散、阴阳、动静、抑扬尽在水墨间。师古人也师造化,是用灵魂和水墨对话,用水墨来造物象之万千。心画之谓,正是隋牟的灵性之大。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



Copyright © bet36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