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风花雪月 > 正文 [ ]

美国惠特尼美术馆大bet36体育: 卫-沃纳罗维茨的回顾展

作者:晓燕 来源:admin 关注: 时间:2019-06-02 01:48

  来源: 中国美术报网

  David Wojnarowicz with Tom Warren,Self-Portrait of David Wojnarowicz, 1983–84。

  Photograph by Ron Amstutz。

  惠特尼美术馆的大卫-沃纳罗维茨(David Wojnarowicz)回顾展是以他的一张个人肖像开始的。

  这张肖像是一个媒介综合体。画面最原初的部分,是艺术家本人的摄影肖像,年轻的艺术家(沃纳罗维茨从来都没有老去过,他在37岁死于艾滋病)略带忧郁的神色望向观众,手里夹着一截燃烧过半的香烟。他身体的左侧,是用丙烯画下的火焰的形状,细碎的颜色斑点似乎昭示着火焰熊熊的状态。他的右脸被一份残缺的世界地图覆盖,这疤痕一样的肌肤一直延续到他的脖子和胸膛。在他的右胳膊上,是一个地球的标志,和几个代表不同地区时间的时钟。而旁边奔跑的小人儿,来自他早期的印刷作品。

  此次回顾展的名称以沃纳罗维茨1986年的作品《History Keeps Me Awake at Night》命名。

  此次回顾展的名称以沃纳罗维茨1986年的作品《History Keeps Me Awake at Night》命名。

  Private Collection

  这个开场白是沃纳罗维茨一生艺术实践的缩影。具有多元性的不光是他的艺术,还有他的个人身份:他集作家、画家、摄影师、电影制作人、装置和行为艺术家的角色于一身。从小以一个社会边缘人的身份生存,他的生活几乎没有快乐可言,忧郁已经渗透到他的灵魂之中。他曾说过:“地狱真实存在,而天堂不过是在你的想象之中。”不过,对此,他并不认命,他的一生都在和这个“前虚构世界”(pre-invented world,沃纳罗维茨对这个光怪陆离世界的称呼)抗争,如同一团火焰一样。

  沃纳罗维茨1954年出生于美国新泽西,父亲是一个嗜酒成性的虐待狂。他在少年时从家里逃走,流落在纽约街头,并短暂地做过性工作者(服务的对象为男性)。虽然只是上过一段时间的艺术高中,这却对他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后来,沃纳罗维茨定居于纽约东村,成为组成东村艺术盛景的一员。当时活跃的艺术家还包括基思-哈林、南-高丁、让-米歇尔-巴斯奎特和彼得-胡加(Peter Hujar)。其中,他和年长20岁的彼得-胡加保持过一段时间的同性恋人关系,不过,在随后的日子里,胡加更多地是以人生导师的身份与他相处。也是在1981年遇见胡加之后,沃纳罗维茨才决定成为艺术家。

  Image courtesy the Fales Library and Special Collections, New York University。

  虽然沃纳罗维茨的创作十分多样,但其主题的重大变化,都和胡加有着重要的关系。在认识胡加之前,他主要进行诗歌、音乐和一些其他的自发性创作(他曾在一个名为3 Teens Kill 4的乐队演出);认识胡加之后,他开始进行较为专业的绘画学习和探索,从丝网印刷到手绘,并颇具天赋;胡加在1987年死于艾滋病,这给沃纳罗维茨造成了很大的打击,而他也明白,自己将来也会遭受同样的命运。果然,在来年,他也被诊断患有艾滋病。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里,他一直在与政府与大众对艾滋病患者的歧视抗争着,最新皇冠体育app,直到生命的结束。

David Wojnarowicz,Arthur Rimbaud in New York, 1978–79 (printed 1990)。

David Wojnarowicz,Arthur Rimbaud in New York, 1978–79 (printed 1990)。

  Courtesy P.P.O.W, New York

David Wojnarowicz,Arthur Rimbaud in New York, 1978–79 (printed 1990)。

David Wojnarowicz,Arthur Rimbaud in New York, 1978–79 (printed 1990)。

  Private Collection

  本次回顾展是从1970年代开始的。在1970年代末,沃纳罗维茨沉迷于文学与诗歌。他阅读杰克?凯鲁亚克(Jack Kerouac)和让?热内(Jean Genet),最爱的是法国诗人亚瑟-兰波。他热爱兰波毫不妥协的叛逆,以及他毫不掩饰自己同志身份的态度(巧合的是,二人也都是在37岁的黄金年龄去世)。1978-1979年,沃纳罗维茨拍摄了照片系列《亚瑟-兰波在纽约》(Arthur Rimbaud in New York)——他的三个朋友戴着以兰波的照片做的面具,出现在纽约的大街小巷。这是一份对流离失所状态的声明,也是对日常平庸的反抗。兰波曾经说过:“我是另一个人。”(I is another。)沃纳罗维茨也一直将自己当成局外人。在他去世前不久,他还写下“我确信我来自另外一个星球”的句子。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



Copyright © bet36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