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风花雪月 > 正文 [ ]

在雪域高原守bet36:护藏文古籍

作者:谭闫妮 来源:admin 关注: 时间:2019-06-02 02:23

  文:张贺

新发现的元代刻经 资料图片

新发现的元代刻经 资料图片

 

志愿者在整理登记古籍  资料图片

志愿者在整理登记古籍  资料图片

 

  终生难忘的经历

  “我们今天发现宝贝了!”7月24日下午,在日喀则的夏鲁寺,西藏自治区古籍保护中心副主任白张的一句话引得十个志愿者齐齐聚来。两页保存完好的元代刻经清晰地展现在眼前,泛黄的纸页上墨迹灿然。现存较早的藏文经书是明永乐年间的甘珠尔(意为藏文佛经教敕译典,与论述译典丹珠尔相对),元代刻本极为罕见。这次发现的元代刻本是夹在藏文版《般若波罗蜜多八千颂》中的散页,尽管只有寥寥两页,但刻本边缘写有用来表示函号的汉字“月上一百”“月下一百”等字样,“这说明,早在元代,藏区和内地就有着密切的联系,藏文化受到汉文化的影响,这几张散页就是证明。”白张说。

  白张从事藏文古籍保护与研究工作已有十多年,他撰写的《藏文古籍概论》是各高校藏文文献学专业的教科书。他认为,新发现的元刻本散页与西藏自治区图书馆收藏的元刻本如《因明正解藏论》等非常相像,“从纸张和字体上看是典型的元代刻本。”

  “同学们,这是你们的福报,我在古籍保护中心工作了6年,也只是看过图片,从来没见过、更没摸过元代刻经实物,你们真是好运气啊。”西藏自治区古籍保护中心副主任才洛琪美说。

  年轻的志愿者们为这一重要发现而惊喜感叹,纷纷掏出手机拍照,请白张深入讲解。

  这十位大学生志愿者是西藏自治区图书馆暨古籍保护中心首次招募的古籍普查志愿者。“藏文古籍收藏单位分散在全藏,路途艰险,对普查人员的身体素质要求很高,而且还要懂藏文,所以开始的时候我们对于能否招到足够的志愿者还有点担心,但没想到仅仅一周就有21位藏族大学生报名,要不是名额有限,真想把他们都招过来。”中华古籍保护中心秘书长梁爱民说。

  对志愿者而言,能亲手整理古籍、亲耳聆听权威学者的讲解,是极为难得的机会。来自中央民族大学的仁增白姆主修文物与博物馆学,她说通过普查古籍,弥补了自己知识结构的缺陷,加深了对藏民族文化的认识,对自己将来所要从事的文物考古工作帮助很大。另一位来自中央民族大学的志愿者南俊昂杰本来要利用暑假去青海支教,但听说了古籍普查行动,立刻报名参加了。他说自己是主修历史专业的,学习历史离不开古籍,能亲手翻阅古籍是最好的学习。

  在十余天的普查中,志愿者们要把古籍从各寺院的库房里搬出来,一一翻阅,逐一登记书名、作者、版本、年代、内容简介等,在这一过程中,志愿者们学到的不仅仅是具体的古籍知识,更加深了对于古籍保护工作的认识。志愿者群拉说:“真没想到,古籍普查这么艰苦。灰太大了,戴着四五层口罩也挡不住,摘下口罩,鼻子和嘴边都是黑绿色,嗓子干得难受。”为了避免接触灰尘和细菌,志愿者们都戴着医用塑胶手套,不透气,结束工作摘下手套后,手被汗水泡得发白,有时候还会起小红点,很痒。

  勇气来自热爱

  也许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职业病。古籍普查的职业病是什么呢?

  “凡是做古籍普查的,没有不得鼻炎的。”才洛琪美说,自己刚来保护中心的时候,看到同事们老是打喷嚏,心里还不以为意,“我还觉得这些人太缺乏锻炼,结果几个月以后我也得鼻炎了。”至今保护中心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女士不得喷香水,否则同事们受不了。

  白张戴着一副眼镜,但实际上他并不近视。两年前,在一次古籍普查中,他在拿着古籍讲解的时候无意中用手揉了一下眼睛,结果引发过敏,眼睛红肿、奇痒难耐,多方求医寻药,两年才治愈。家人怕他再犯,强迫他戴眼镜,“这样我一想揉眼睛,就会碰到眼镜。”白张一边哈哈笑着一边说。

  实际上,从事古籍普查工作几乎难以避免过敏反应。很多古籍尘封已久,灰尘很大;藏文古籍大都用狼毒纸,是由西藏地区特有的一种植物狼毒草制作,本身有毒性。

  除此之外,在西藏从事古籍普查和保护工作,新皇冠体育,困难是内地所没有的,一是道路交通极为不便,二是收藏单位往往不愿意接待。藏文古籍90%以上收藏在寺院里,而寺院一般都建在远离城市的偏远地域,“点多面广、地处偏僻、交通不便,普查保护难度很大”,自治区图书馆副馆长次旦普赤说。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



Copyright © bet36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