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风花雪月 > 正文 [ ]

画坛伉俪乐bet36体育: 震文张弛

作者:晓燕 来源:admin 关注: 时间:2019-06-02 13:14

  画坛伉俪

  朱大建

  儿子婚礼送上祝福

  2009年的春天,上海的画坛伉俪乐震文张弛的儿子儿媳在夏威夷举办婚礼。

  在画坛,艺术伉俪是稀缺资源。在上一辈的大画家中,艺术伉俪刘海粟夏伊乔,谢稚柳陈佩秋,程十发张金锜,流传下多少美谈!但在上一辈画家中,因为时代不同,“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文化留存较多,女画家年轻时更多精力用于相夫教子操持家庭,最典型的是程十发夫人张金锜。而到了乐震文张弛这一辈画家,因为国家实行独生子女政策,只能生一个孩子,也因为时代进步、男女平等、旧传统瓦解,夫妻共同分担了教子及家务,然后在画坛上精研画艺比翼齐飞,乐震文张弛就是这样的新派画坛伉俪。

  儿子是东京大学博士毕业生,在东京大学当老师,同时又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做研究,两边来回跑,成了一个国际人,学的是信息工程专业,正在研究让机器人怎么更快地叠衣服等虚拟世界的演算。

  乐震文张弛的儿媳是个日本姑娘,名古屋人,儿子的大学同学。婚礼很简单,新娘一身白色的婚纱,手持一束白色的手捧花,新郎一身白色的西服,新人的笑容多么灿烂,新人的父母,欢笑着将手中的花瓣洒向新郎新娘,祝福他们人生幸福前程似锦!

  孩子是父母爱情的结晶,是父母最重要的作品!此时此刻,乐震文张弛笑颜看着一脸灿烂的儿子,眼睛湿润了。

  水有源,树有根。儿子人生和事业的源头是乐震文张弛。那么,画坛伉俪乐震文张弛人生和事业的源头是什么在哪里?

  不妨从头说起。

  花开两朵,各表一支。

  少年乐震文爱画画

  乐震文对儿时最深的印象,是他的父亲每年在交孩子学费时,紧锁的眉心,能愁出一个歪扭的“川”字。五个孩子,乐震文最小,上面两个哥哥,两个姐姐,每个孩子6元学费,就是30元,这在当时的乐家,是一笔巨款。父亲在永安公司当职员,月工资70多元,母亲在里弄生产组,月工资20多元。全家连阿爷阿娘在内的9个人,靠父母不到100元的收入,日子实在是过得紧绷绷,也难怪父亲一直是愁得眉心出现“川”字。

  乐震文的阿爷,原来住在香港,在英国一家轮船公司当水手长,嘴巧,会讲英语,手巧,会修船 。1966年,阿娘送阿爷上船,阿娘回到家后,想想阿爷要半年后才能再见到,思念太过,心绪烦乱,血压急升,突发脑中风,瘫痪在床,喉咙发不出声,手脚无法动。是邻居发现后急送医院,才救回一条命。邻居再将阿娘送到上海儿子家。阿爷知道后赶到上海,见到的是无法说话的瘫痪阿娘。阿爷问:我放在家里的钞票,你带来了吗?阿娘呆呆地看着阿爷,喉咙里只能发出轻轻的“啊啊”声。阿爷明白了,他辛苦当水手,用性命储蓄下的养老钱,邻居在支付了阿娘的医疗费后,吞掉了。面对手脚无法动脑子已糊涂的阿娘,阿爷心痛得老泪纵横!人生,最怕这突如其来的横祸!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阿爷从此相信了。

  原来是阿娘服侍阿爷,从此变成阿爷服侍阿娘,孙辈们亦轮流去照料阿娘。乐震文记得,他在10岁时,就会半夜两点去排队买菜,再是洗菜,烧菜,中午端给阿爷阿娘吃,由此,阿爷阿娘最喜欢这个最小的孙子。

  在烧好小菜后,童年乐震文喜欢对着小人书画连环画,用铅笔摹在白纸上,不知疲倦,乐在其中。阿爷欣赏了又欣赏,表扬小孙子是“丹青师傅”,乐震文听了开心,画得更加起劲。乐震文父母对小儿子喜欢画画的态度是模模糊糊地赞成,心里想的是,只求儿女平平安安长大,只要不野在外面闯祸就好。黄浦区文化馆美术老师请来老画家谢之光,给美术爱好者上美术课,谢之光拿出几支破的毛笔对大家说,我就喜欢用这种笔来画,他画得随意又自由,这让少年乐震文很是崇敬。

  乐震文读中学了,他最崇拜美术老师,总是悄悄跑到老师办公室,想看看老师画图,但是,老师一进办公室,就把门关好,他觉得很神秘,鼓起勇气敲门,老师开门让他进去,他腼腆地叫着老师好,眼睛却偷偷地朝桌子上铺开的纸上瞄,老师用毛笔在宣纸上画画,乐震文就站在边上看。

  在培光中学乐震文这一届,他是画得最好的学生。工宣队师傅在台上作报告,他在座位上画工宣队师傅。会后,这位工宣队师傅喊乐震文去办公室,问他开会时在做啥?乐震文说,我在画画,就将画交给工宣队师傅,师傅一看笑了,对乐震文说:“你这幅画送给我好吗?”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



Copyright © bet36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