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风花雪月 > 正文 [ ]

启功:诙谐bet36:精炼坚净翁

作者:谭闫妮 来源:admin 关注: 时间:2019-06-02 15:45

启功幼年时看到祖父书案边墙上挂有大幅山水,又见其在扇面上几笔画成竹石,感到非常奇妙,便产生做一个画家的愿望。经长亲带领,拜贾羲民先生学画。贾先生博通画史,对于书画鉴赏也极有素养,见解卓识。他常带启功到故宫博物院看陈列的古代书画,有时还和一些朋友随看随加评论,这些活动使启功深受启迪和教育。启功想多学些绘画技巧,贾先生又将他介绍给吴镜汀先生。吴先生教授画法极为耐心,绝不笼统空谈,而是专门把关键的窍门指出,使启功长进很快。一次,一位长亲命启功画一幅画,说要装裱后挂起,但长亲又说:“画完后不要落款,请你的老师落款。”这番话给他很大刺激,从此发愤练字。

汇文中学毕业时,戴遂之又张罗着送启功进入燕京大学深造。20来岁的启功已有了自己的判断能力,想恩师供他上学,可他母亲和一个没有出嫁的姑姑谁管呢?于是他央求戴遂之谋个职业。戴遂之挑出启功写得最好的作文和书法去拜访自己的学弟傅增湘。不巧的是傅增湘外出未归,戴遂之只得手书短札,留下了启功的作文和书法。傅增湘读了几篇启功的作文,特别欣赏他的才华。第二天见到启功,对其相貌举止更是喜欢,深思熟虑后将启功介绍给了自己的好友——时任辅仁大学校长的陈垣。

身兼教育家和学者的陈垣爱才,他看了作文和书法后说不错,但没有马上应承录用,让启功以《试论当今教育存在的问题和解决方法》为题再写篇文章,约定三日后交稿。这应该是教育总长骋任大学校长或大学校长骋任教务主任时的考题,可少年老成的启功回家后即根据从报刊杂志读到的时政评论和自己的切身感受动笔写了起来。文章自然得到了陈垣的赏识,于是将其安排到辅仁大学附中任国文教员。

辅仁大学附中的教师大都毕业于名牌大学,得知启功的学历仅为中学肄业后对他非常排斥,附中校长无奈只得将其辞退。陈垣关切道:“既然中学教师当不成,也不要灰心。只要努力,今后出路一定会有的。”至1935年,启功的书法绘画和文章在社会上渐渐小有名声。经陈垣再次介绍,启功站到了辅仁大学美术系的讲坛。尽管他教学有方,且深受学生爱戴,可分管美术系的副校长还是借口启功“学历不够”,又一次将他辞退。陈垣约谈启功,见其第二次被炒鱿鱼后没有怨天尤人,便鼓励他苦读苦习,用实力和成果来弥补没有文凭的短板。陈垣与启功约定,今后凡研究任何课题,写成的论文先要让其过目,并指出没有经过学院深造的人切忌做学问时沾染上江湖习气。陈垣语重心长的一番谈话深深触动了启功心灵深处的那根情感之弦。

启功又卧薪尝胆苦学了三年,1938年秋季开学时,古道热肠的陈垣第三次介绍他到辅仁大学任国文系讲师。这次启功才算站稳了讲台,而且一干就是一辈子。启功不负师望,苦心孤诣,博学精进,一心教书治学,最后成为著名的教育家、国学大师、古典文献学家、书画家、文物鉴定家、诗人。启功的大放异彩,陈垣有点石成金之功。启功曾深情地说:“恩师陈垣这个‘恩’字,不是普通恩惠之恩,而是再造我的思想和知识的恩谊之恩!”

陈云浩、戴遂之和陈垣如接力赛选手一般,在启功成长的道路上将其扶上马并送一程。此外,在启功的生活中还有三位伟大的女性在默默地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其一是母亲克连珍,其二是启功的姑姑恒季华,其三是夫人章宝琛。章宝琛不通文墨,但自她来到启功家后,任劳任怨,再不要启功为家事操心,使启功对她由同情逐渐转化为爱情了。

1957年反右运动开始,潜心研习书画的启功也在劫难逃。章宝琛劝启功埋头写作多书多画,还卖了首饰,换了钱给启功买参考书用。期间启功被拘留审查,幸亏章宝琛有见识也有胆量,她早把家里一切“犯禁”的东西和启功所有的字画书稿,统统包装严实埋藏好。1975年章宝琛病危,在弥留之际拉着启功的手,指点了她埋藏书画文稿之处。日后启功找出来一看,自己多年呕心沥血所作的书画文稿,是用一层又一层的油纸外套塑料膜包裹好的,一张也没坏!章宝琛的胆大心细为启功,也为中华民族保留了一批珍贵的墨宝。

小乘巷是北京城里多如牛毛的小胡同之一。1958年,时为大学副教授的启功与章宝琛因居之不易,只好投奔到了妻弟位于小乘巷的一间陋室里。此后的二十余年间,这间小屋就像一把漏雨的伞一般为启功遮挡了凄风苦雨。启功曾用过一方“小乘客”的印章,为的就是纪念小乘巷里的艰难岁月。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



Copyright © bet36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