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风花雪月 > 正文 [ ]

荒木摄影展的失衡与“bet36体育: 西班牙光影大师”的阳光

作者:admin 来源:admin 关注: 时间:2019-06-01 21:43

  来源:澎湃新闻·艺术评论

  荒木经惟·花幽

  地点: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四号展厅

  展期:2019年4月12日-5月12日

  票价:免费

  点评:抱有很大的期待观赏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荒木经惟“花”主题摄影展,却在展厅中感到距离荒木摄影作品如此之近,然而距离摄影师的人生又如此之远。在被贴上各种标签的500多幅作品中,摄影师到底讲述了怎样的人生与心境?展览并没有向观众交代。推荐先读《荒木经惟——写真的话》,然后慢慢翻开更多的书和画册,答案会自现。但一次看到这么多作品,并且免费,知足了。

  评星:三星

  花总是被注入种种情感。2018年秋,在上海ART021上,我从日本女性摄影家蜷川实花小姐手中接过签名摄影集《美丽的日子》,一张张像是被阳光吻过的花,拍摄于蜷川父亲病逝前,她为照片写下当时的心绪:“晨起,天空是蓝色的,蓝得让人难以置信……从车窗望出去的天空,太漂亮了,让人心生畏惧,这究竟是什么呢?车开到四谷附近时,我的电话铃响了,通知我父亲已经去世了……说起来,我们谁都会死亡。生命恰恰是如此衔接而成的,所以,今天仍然健在。”在一个飘着花香的秋日下午翻看影集,感动又感慨。

 “荒木经惟·花幽”展览现场

“荒木经惟·花幽”展览现场

 

  听说,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办的“荒木经惟·花幽”展览是迄今全球最大规模的荒木“花”摄影展,便大为期待。一本《荒木经惟——写真的话》告诉我,从小在墓园“净闲寺”里玩耍的荒木,早已把“生与死”的意识融入照片里。蜷川在父亲病逝前拍摄天空与鲜花的心情,到荒木这里,惊人地相似:1990年,荒木在妻子阳子去世前,带着一束花赶往医院,几个小时后,阳子走了,方才含苞待放的花儿却“嫣然绽放”,由此拉开了荒木对“花”主题的拍摄,黑白、彩色照片反复交错,一如人生。

  展出的500多张照片,黑白照的数量仅约十几张。至少在我看来,这对荒木摄影美学的表达是“失衡”的,皇冠体育现金,策展人所谓“黑白照片数量太多,没有来得及整理好”听起来过于牵强了。荒木的“花花世界”涵盖了1990年以来近30年的拍摄,以“花人生”、“花曲”、“千禧之花”、“花与JAMORINSKY”、“色情花”、“花小说”、“花灵”、“POLART”这样归类,或许便于策展,但是在展览开幕时,作品边没有任何文字说明,又有多少人能真正读懂快门按下时的心情与故事呢?摄影师所谓“摄影即人生,皇冠体育2016,摄影即生活”从何谈起呢?站在展厅的一刻,抛开读过的书和资料,我只感到,距离荒木摄影作品如此之近,然而距离摄影师的人生又如此之远。

  2018年,因为模特KaoRi的发声,荒木身陷“#MeToo运动”与“劳动剥削”丑闻,对此他似乎始终未公开回应。与荒木合作多年的日本策展人表示,只有身在近旁的人才更看得清真相,在KaoRi发表公开言论前,她与荒木已经解除了合作关系。

 蜷川实花摄影作品

蜷川实花摄影作品

 

  离开展览前,两个女孩儿正在三张照片前布置鲜花台,这场景不能不让人联想到“花祭”,祭奠逝去的阳子,祭奠因身体衰弱和种种原因难再拍摄的人体艺术,也献给荒木在“平成年代”最后一次展览。(文/丸子)

  西班牙光影大师索罗拉作品展

  地点:英国国家美术馆

  展期:2019年3月18日 —2019年7月7日

  票价:免费

  点评:毫无疑问,索罗拉热爱光线,以及光线在各种表面上的运动形式。但是在这之下,还有其他什么东西吗?

  评星:三星

  在华金·索罗拉(Joaquín Sorolla y Bastida,1863-1923)所属的时代里,他非常受欢迎,以至于纽约人在大雪中排队观看他那又大又华丽的画作。而在当今,如果不是“西班牙光影大师”这一名号下尚存的独特声誉的话,索罗拉几乎将会被遗忘。

  阳光是索罗拉永恒的主题:光线穿透波浪、船帆和面纱;光线在草坪上起舞,点燃花朵,照耀瓦伦西亚金色的海滩;光线反射在池塘中,摇曳在索罗拉富丽的花园里,跃动在非凡的阿尔罕布拉宫的喷泉上……站在这些涂满颜料的巨大画布前,你几乎不可能忽视它们的吸引力,忽视画作明确而舒适的趣味取向,和阳光本身那不可消减的美。从各方面来说,索罗拉都是一个运用阳光的画家。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



Copyright © bet36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