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时光荏苒 > 正文 [ ]

发人深省的bet36:时代之镜

作者:admin 来源:admin 关注: 时间:2019-06-01 21:53

听说过露辛达 · 德夫林(Lucinda Devlin)的人,或许都很难忘记她镜头下那一个个用来执行死刑的房间。阴森泛白的墙壁、孤独冷峻的轮床、一尘不染的电椅、门扉紧闭的毒气室……无人的空间仿佛会说话一般,叙述着生命终结的故事,让观者通过想象力“看见”囚犯死亡的瞬间。摄影家以平静的观察刺激动荡的情绪,以简洁的构图勾勒复杂的伦理,创造出一张张发人深省的时代之脸。

欢愉之地

最近,纽约伊士曼博物馆(Eastman Museum)的展览“视线(Sightlines)”正在展出德夫林三个系列的作品 :《欢愉之地(Pleasure Ground)》《肉体的舞台(Corporal Arenas)》以及《最后的套房(The Omega Suites)》。据称,以上作品精选自威瑟斯庞美术馆(The Weatherspoon Art Museum)于几个月前举办的同名回顾展,人们可以在格林斯博罗饱览德夫林四十年来的全部创作。如今,摄影家享誉盛名的空间影像来到了伊士曼,观者恍若置身于大量令人欢愉或痛苦的环境中——奢华媚俗的酒店房间、生命更替的手术室、死亡近在咫尺的行刑室一角……透过 2¼ 英寸相机和广角镜头捕捉的光影犹如无声的社论,冲击消费文化的麻木荒诞,直面生死人权的岌岌可危,剖析灵肉与空间的种种联系。眼前无人,却更胜有人。“我只想聚焦于空间和环境本身”,德夫林说,“让人们看看它们是怎么被建构的,里面的设施又是怎么布置的,这一切都能反映社会文化的方方面面。”

栖息地

现年 70 岁的德夫林出生于美国的安娜堡市(Ann Arbor),从小便对各种各样的室内建筑有着浓厚的兴趣。尽管东密歇根大学没有她喜欢的室内设计专业可供就读,德夫林还是一直保持着最初的热爱,并于修读艺术硕士时开始拍摄当地的室内空间。以父母家的客厅为起点,她慢慢发现了自己偏爱的摄影对象 :那些没有任何人存在,却又能扣人心弦、表现当代公共和私人生活的房间一隅。在早期的作品《欢愉之地》中,德夫林显现出的摄影风格已经十分成熟和前卫,皇冠体育博,bt365体育投注,不仅应用了 1970 年代还颇具争议的彩色摄影技法,还强调了一种看似客观中立的独特视角。她拒绝加入戏剧化的人物角色,只给观者一个地方、一个名字,和一个日期。奢华的主题房间、心形的洗浴室、奇幻的海底旅馆……这些小城之地本是人们追寻欢愉的去处,却在艺术家严苛的方框下露出一副滑稽艳俗的嘴脸,嘲讽着千篇一律、不知意义为何的美国娱乐文化,让人忍不住怀疑眼前的一派熟悉景象。

肉体的舞台

《肉体的舞台》是德夫林在拍摄《欢愉之地》期间创作的另一个系列。摄影家的选址越趋多元,外科手术室、磁共振室、太平间,还有建在纽约的殡仪馆等等,都成为了德夫林聚光灯下的主角。千变万化的地点之间,不变的是摄影家对肉体和空间互动的探索。据德夫林回忆,这种探索的欲望源自于其焦虑不安的少年时期。“我妈妈很早便去世了”,她说,“我对当年去殡仪馆挑选棺材的一幕依然有很深刻的印象。”相比《欢愉之地》,《肉体的舞台》有更强烈的故事感和节奏感,每一帧照片里的空间都在观者的脑海中上演不同的剧情,一具具肉体被剖开、监测、修复、封存,从挣扎求生到灵魂陨灭,整套视觉系统被安排得一丝不苟,精准而节制地折射出艺术家之所见。

最后的套房

而真正让德夫林闻名于世的,则是 2001 年被选入威尼斯双年展的《最后的套房》。作品名称中的“Omega”是希腊字母表的最后一个字母 Ω,和作为拍摄对象的行刑室一样,皆有终结之意。在美国,死刑的存废是至今争议不断的话题之一。民众支持死刑的比例时起时落,六零年代时还是 42%,到了九零年代却飙升至 80%。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德夫林历时七年,探访了 22 个死刑尚未废除的监狱,与当地政府协商拍摄了一系列执行死刑需要经过和使用的空间。25 张影像中既没有死囚,也没有尸体,只有苍白纯粹的无菌房和冷冰冰的刑具,令人有种身临其境的错觉。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



Copyright © bet36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