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时光荏苒 > 正文 [ ]

艺术造镇:艺术介入bet36体育: 乡村还是乡村介入艺术?

作者:陈东 来源:admin 关注: 时间:2019-06-02 14:12

乌镇艺术节、道滘艺术节、隆里艺术节,贵州雨补鲁村改造计划、首届国际竹建筑双年展、60%公共艺术计划等等,近来的艺术活动越来越多的向二三线城市倾斜,更确切的说是在向村镇倾斜,乌镇、道滘、隆里、雨补鲁、宝溪、楼纳等等,艺术造镇成为一种新的时尚,究竟是什么动力促使艺术走进城镇?是艺术选择了乡村?亦或者是乡村主动拥抱艺术?在新一轮的艺术改变乡村中,艺术能否真的实现“乡村复兴”?

       把艺术搬进城镇

“你说那是什么东西?”“不知道,看着好像是一团烟花,又好像是一团火。”“走,我们凑近去看看。”隆里古镇的两位村民走在自家的地头时,被放置在田间的一个不明物体吸引,无比强烈的好奇心吸引了他们的视线,促使他们去了解新的事物,这两位村民口中的不明物体是首届隆里新媒体艺术节中展示的艺术家爱默杨的作品《Darkness》,这件作品被放置在水稻田间,白天是一个金属球体,到了晚上之后,用投影打上图案,就会变的变幻莫测,像是一个星球落在了田间,显得非常科幻和神秘,像这件作品一样的还有很多,比如艺术家郑路的作品《等待戈多》,由发光的凳子和声音组成,在空旷的田间,你会听到一组数据“1、2、3……”,在不停的重复,直到有人坐到凳子上,声音才会停止,当人走开后声音继续,等待下一个人的到来,还有一件作品是纯粹的声音作品,艺术家将自己与另外一个人的对话记录下来,用软件变声放置在田间,声音时大时小,时远时近,像是虫子的鸣叫声,但又有很强的金属感,既神秘又亲切,吸引了众多大众的好奇心,穿梭在田间寻找声音的来源。


▲隆里新媒体艺术节 郑路作品《等待戈多》

10月1日,由中国舞台美术学会、黔东南苗族侗族州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 “黔岭新媒•秘境奂影”——首届中国(隆里)国际新媒体艺术节在黔东南州锦屏县隆里古城开幕,活动以极为丰富的科技元素、让人叹为观止的声光电试听效果,刷新了人们对隆里古城的印象。



▲隆里新媒体艺术节 爱默杨的作品《Darkness》

▲隆里新媒体艺术节 马氏现场表演声音作品

与隆里新媒体艺术节一样的还有2016年9月28日开幕的首届道滘艺术节,来自17个国家,78位艺术家用绘画与图像、装置、新媒体建筑投影、放电影等形式,重新诠释了“世界工厂”道滘镇,同样在9月28日开幕的还有首届国际竹建筑双年展,它的举办地在浙江丽水龙泉宝溪乡溪头村,此次竹建筑双年展策展人葛千涛协同9个国家的11位建筑大师一起寻找中国乡村的文化基因,以在地展出的方式展现艺术的奇思构想。

接下来,在美丽的贵州黔西南州楼纳也将举办一场重要的艺术活动“60%公共艺术计划”,即百分之六十由艺术家完成,百分之四十与公众、自然进行对话完成的艺术创作。在60%公共艺术计划中,所有的公共艺术作品将由艺术家结合当地环境、人文及生态材料进行公共艺术创作。是一个集参与性、创新性和互动性的艺术体验。

▲贵州雨补鲁村改造计划作品

▲贵州雨补鲁村改造计划作品

60%公共艺术计划以公共艺术介入楼纳,通过行为艺术、社区活动、大地艺术、互动装置、灯光艺术节、涂鸦、生态雕塑等作品形式让公共艺术肆意生长。我们用艺术营造楼纳,激活楼纳,改变楼纳。

而在2015年,乌镇举办了盛大的艺术节,在贵州的雨补鲁村也发生了一件重要的事,就是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吕品晶建筑设计工作室对村落进行了整体修缮、保护、优化设计工作。

上述的活动似乎在传递着一个信号,艺术介入乡村已经不再是新鲜的话题,当下中国已经进入到了艺术造镇的阶段,只是在这其中,我们还会发现许多存在的问题,比如在相对完备的“乡村体系”之中,“艺术介入”的目的最终究竟指向哪里?“艺术”究竟怎样才能与场域、村民的日常生活及“情感”产生有效链接?在乡村场域中惯常的“艺术”姿态该怎样转换?在乡村场域中“艺术”究竟该产生怎样的“力量”和“效应”?艺术家是否应该在乡村语境的创作过程中转换身份与角色及怎样转换?怎样建立与原住民有效沟通的“艺术”的“语法系统”?

       艺术造镇的现实博弈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



Copyright © bet36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