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时光荏苒 > 正文 [ ]

bet365体育投注【综合】刘海粟1979年接受香港学者访谈内容首次公布

作者:陈东 来源:admin 关注: 时间:2019-09-02 14:02

1979年刘海粟接受了香港学者高美庆的采访。谈话中涉及了他的成长经历,在上海学习和办学经过,在欧洲讲学情况等,非常珍贵。澎湃新闻经授权首次发表这一对谈。

\


1960年代 刘海粟在家中写生

1979年8月3日,艺术大家刘海粟在夫人夏伊乔的陪伴下,在和平宾馆接受了香港学者高美庆的采访。约10天前刘海粟绘画展览刚刚在中国美术馆落下帷幕,这是刘海粟“文革”后在国内举办的第一次个人画展。可惜,高美庆抵达时展览已经结束,只是看到了几幅作品而已。学者高美庆的研究方向主要是中国近现代美术史和美术教育。此次采访的内容也主要集中在刘海粟民国时期的艺术活动和上海美专办学。

这次对谈发生在“文革”刚刚结束的中国,刘海粟的许多观点和认识带有鲜明的时代政治特色。谈话中涉及了他的少年成长经历,在上海学习和办学的经过,尤其是对于与乌始光的交往,选址乍浦路的介绍,非常珍贵。第一次欧游,在德国柏林的讲学被描绘得十分生动,同时也在1970年代的语境中试图还原和表达他游欧时期的艺术观点。

由于时代久远、记忆偏差等原因,艺术家的个人回忆未必准确,但这仍然基本记录了历史信息,也是他在回忆中重构自我的努力。

\


刘海粟一行到访巴黎美院教授、著名雕塑家朗特斯基工作室。照片人物:朗特斯基(左二)、刘抗、傅雷、刘海粟、张韵士(右一至右四)

少年成长经历

高美庆:我研究的主题是20世纪初年,西洋艺术传到中国来的情形。所以希望能够听听您的经验之谈。特别是在20世纪初年的时候,大家在怎样的情况之下学习西洋画。同时,在中国发起新艺术运动所遭受的困难,特别是传统的画家对所谓新艺术家的批评或者反应是什么样的?

刘海粟:这要从我幼年时期讲起。我是江苏常州人。当时还是清末,处于封建势力统治时代。家庭是封建的,中国社会也是封建的,还完全没有经过民主。我就是这个时代中的一个人。常州家里是封建的,讲究念书,是书香之家。从小不到八九岁十岁,我就在家里念书。家里有书房,念的是四书五经。我从小念孔子的《论语》,对我的影响很大。小时候有一次读《论语》,读到孔子有一句“曲肱而枕之”,说明这个人在休息,很随意的状态。

过了两天又念了一句“割不正不食”。我的同学、姐妹都来自同一个刘姓家族,姑姑、姑母都在,他们没有想到什么。可是我怀疑了,就说这不是同一个人讲的,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思想。我大胆,就问老师:“这不像孔夫子一个人说的话。曲肱而枕之,很随便。割不正不食,(很严谨)。性格不同嘛。”老师解释不了,于是拍台子说:“你不要瞎问”。

以前念书不用自由讨论,只要背,一般是不解释的。为什么我要讲这个,就是要说这是我学术思想要自由的起点。我们常州人讲究写字、画画。上午每天读书、背书,吃午饭以后休息一段时间,然后就写字,所以我从小就写书法。那个时候怎么写字呢?是印着写的。这个讲讲也是蛮有意思的。那时候还没有什么玻璃纸、拷贝纸,只有油竹纸,白的纸用油浸的。写的字嘛,是颜真卿、柳公权的帖。有时候我也提高一下,写篆书、金文。那时大约是光绪三十几年。篆书是印着写的。常州有恽南田,画花卉的。当时画牡丹花、菊花,稿子是印的、拷贝的,还不是临的。拿油纸印的、描的。

\


18岁的刘海粟

高美庆:那个时候您几岁?

刘海粟:那个时候还不到10岁,是9岁。小孩胆子大,我描得很快。我并不喜欢描,我的性格摆在这里。其他的姐妹姑母们描得很认真。我描好了就摆在那里,然后就乱涂乱画。老师最不欢喜我。他说:“你乱涂,不好好学。”我年轻的时候就很有自己的想法。那个时代没有办法,老师要按部成章,你稍微越出一点,画得不像就不对了。他屡次骂我,我很不高兴。

常州人有一个规矩,如果一个人不要他了,就放个炮仗弹了他。放学了,我讨厌他,急了,就买了两个鞭炮,噼里啪啦一放,弹了他。他就大兴问罪之师,质问我母亲。我是母亲最小的儿子,家中第九个孩子。我母亲是洪北江(洪亮吉)的孙女,她懂得诗书。每天书房念完书,吃完晚饭,我母亲就陪我玩一玩。那个时候没有什么电灯,只有风灯,点一支红烛,她就教我读诗书。她很爱我。老师去质问她后,就叫我不要到书房去念书了,去别的书院。那个时候还没有康有为变法,还没有正式学校。我是最小的一个,还扎着辫子进书院念书。书院里年纪大的有二十几岁、三十几岁,在那里读一些新的东西。这就是绳正书院。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



Copyright © bet36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