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时光荏苒 > 正文 [ ]

百年之谜:《晋文公复bet36体育: 国图》是否出自李唐之手

作者:晓燕 来源:admin 关注: 时间:2019-06-01 23:41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是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建立收藏的黄金时期,时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亚洲部特别顾问的方闻是这项事业的重要的领军人物,他说服王季迁,将自己收藏的25件佳作捐赠给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这批旧藏,填补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东亚艺术收藏的重要空缺。

方闻的《宋元绘画》,借由收藏于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王季迁先生旧藏绘画作品,将那个时代的精彩与纷呈展现在读者面前

665

宋(传)李唐,《晋文公复国图》(局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宋代的艺术与王朝的政治命运密不可分。1125年, 金军大举进攻宋朝都城汴京。钟爱艺术的宋徽宗退位, 传位于钦宗。1127年,金军攻陷汴京,掳二帝及三千余名宗室成员,劫掠珍宝、书画和能工巧匠,返回北方。其时,在靖康元年(1126)第二次作为质子的徽宗九子康王赵构,奉命出使金营求和,在河北磁州被守臣劝阻留下,从而得以免遭金兵俘虏。靖康之变后,康王即位,是为宋高宗。在飘摇动荡中,高宗一路南迁,最终于1138年在临安(今杭州)建立南宋王朝。

南宋画家萧照(?-1174),绘制《中兴瑞应图》卷,颂扬高宗顺应天命,继承大统。这幅作品由十二段叙事性画面构成,描绘了许多高宗继位前后的瑞应传说。“中兴”的主题,对高宗统治的意义非同寻常。1131年,高宗定年号为“绍兴”,取意“承续光大前朝的辉煌”。高宗统治时期,宣扬王朝复兴最有效的手段之一,便是由高宗大力赞助一些随驾南迁至杭州的杰出宫廷画家,参与创作政治性宣传绘画。

宋高宗宫廷收藏中有一幅很重要的绘画,是李唐(约活跃于1120-1140年间)所作的《晋文公复国图》,该画卷描述了一个经典的王朝复兴的故事, 即东周时期晋国(大致相当于今天的山西)公子重耳的故事。公元前656年,晋国陷入内争,重耳遭流放,始奔狄(今山西西部),十二年后,借道魏国,到达位于今山东的齐国。七年后的公元前637年,重耳一路向西、向南,途经赵国、宋国、郑国和楚国(位于长江流域谷地),折返北行,再一年,重返晋国,当上晋国国君, 是为晋文公,并很快成为春秋五霸之一。晋文公的故事是“王朝复兴”的绝佳范例。重耳在少数民族聚集之狄地流亡的生涯,似乎也与高宗身为康王时曾作为金国质子的经历如出一辙。

十三世纪末,周密(1232-1298)在《云烟过眼录》中写道:

乔达之篑成,号中山,所藏李唐《晋文公复国图》一卷;又一卷高宗题并三御玺。人物树石绝类伯时(李公麟,1049-1106)。

李唐,河阳三城(今河南孟州市)人,是高宗在杭州重建宫廷画院后的领军人物。虽然编写于1120年前的《宣和画谱》中并未提到李唐,但是据元代夏文彦的《图绘宝鉴》(完成于1365年前)记载,他在宣和年间已经出任宫廷画师。 高宗建炎年间(1127-1130),李唐以耄耋之年入宫廷画院,绍兴初年(1131-1161)显然依旧任职。但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尽管李唐对后来南宋宫廷画院的创作产生了广为人知的影响,他现存的画作却久未为现代艺术史家所承认。直至近日,我们方才认可,现藏京都高桐院的粗放山水,以及台北故宫博物院藏、1124年的精细之作《万壑松风图》(唯一一件有准确纪年的李唐作品),均为李唐真迹。那么,我们又如何断定大都会的这件《晋文公复国图》同出于李唐之手呢?

大都会长卷与另一件现藏故宫博物院的传李唐名作《伯夷与叔齐》(译注:《采薇图》)在人物和树木的表现上非常相似。后者有李唐题款,并有元人宋杞在1362年所写的题跋。虽然仅从画作的照片上无法判断北京藏长卷到底是真迹还是仿作, 但是这两幅作品所呈现出的形式上的相似性,表明它们的构图均出自同一画家之手。但是,大都会的手卷到底是真迹,还是后人的高仿之作呢?

宋,李唐,《采薇图》(局部),故宫博物院藏

初看之下,我们或许会认为这幅画作的笔法良莠不齐,在某些地方,树木的枝叶显得呆板,似漫不经心之笔;而另一些地方,马匹的大小和形体也显得笨拙怪异。为回答这些问题,我们应该指出这幅长卷延续了古典绘画中人物形体较大的传统,这类画作的重点是表现主要人物之间内心和情感上的互动。这幅长卷的目的在于表现历史人物,而非展示画家身处的当代风俗场景。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



Copyright © bet36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