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时光荏苒 > 正文 [ ]

贝里尼:张岚bet36:芊的舞之画

作者:吴王妃 来源:admin 关注: 时间:2019-06-01 21:39

贝里尼:张岚芊的舞之画13

《舞之画》

风景画之奇妙,之于它无数的召唤者:从西方的文森特·梵高直到遥远东方那来自中国明朝的纸上记忆。

其他来自欧洲的参照者? 对了,一定还有保罗·克利、阿尔伯特·沙维尼欧、詹姆斯·恩索尔和弗兰茨·马尔克。特别是来自维捷布斯克之城(白俄罗斯位于东方的边境城市-译者注)的梦想者马克·夏加尔。此外,手持请愿书珊珊来到我们跟前的还有那些“视觉系”的画家们,我尤其要提到一位属于蓝色骑士分队的一员(指康定斯基-译者注):他有着能够渗透到大自然内部,并将之转化为一个詹巴蒂斯塔式童话般的“全世界”一般的能力。(詹巴蒂斯塔·维柯Giambattista Vico,1668年-1744年。意大利政治哲学家、修辞学家、历史学家和法理学家。他为古老风俗辩护,批判现代理性主义。这里的“全世界”是指回到本原的世界。-译者注)。那么“童话”便是这些作品鲜明的符号,不是吗?那么这位来自中国的女艺术家,又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体验?我们又可以通过哪些渠道(技巧,色彩学,肖像学等),来解读她眼里藏匿着的冒险和那些悠远的神明?

山峦渐渐爬上画面的顶端,试着去征服其内部空间;景色马奈一般地,吞噬着天空。(马奈这位现代绘画史中革命的先驱,洗尽铅华,有时竟会化身成一位来自东方的画家。)(指马奈在他的艺术生涯中受到东方艺术的影响。-译者注)

而色调却折射着它自己的魔力和挑衅,带着我们忆起分离派的奥斯卡· 柯克西卡。那场在二十世纪初期发生在维也纳的革命属于佛洛依德和路德维希;属于克林姆特、勋伯格和席勒(指维也纳分离派,又译新艺术派,是19世纪后期至20世纪前期新艺术运动在奥地利的支流。译者注)。 然而今天一位画家的笔笔咏叹竟把隐藏在岩石间,消逝在文字中的他们全部召唤回到了当下。谁会想到,竟是这位远方来客-----张岚芊,这位陌生人带领着我们把现实缓缓注入到了她的寓言和童话中。

贝里尼:张岚芊的舞之画802

《水流云在》2017年  320*200cm

仔细端详这些作品,你会发现它们的内部组成:形态上有起落有节奏,技法上有抑扬有顿挫。每个元素无一不由之于画面的贯穿整体的内部透视来决定。这个纵横画面的透视深情款款的带你走进作品内部,并使你化身成画面的一部分,从而制造出引人入胜而又出人意料的独特的表现语言。我想,无论是从中国传统艺术史诗般的,梦幻般的轮回里,还是在那个达芬奇曾经见证过那个伟大的绘画革命中(指意大利文艺复兴。译者注)我们都可以寻觅到这个令人激动的发现。

贝里尼:张岚芊的舞之画1054

这些梦幻般的景象促使着绘画以真实的表现方式呈现,而同时,皇冠体育,它却又是虚幻的。于是我转身回到那些诗人身边,那些比任何时代都最懂得如何和当下艺术家对话的十九世纪诗人们。为了探寻诸此绘画作品,我重新阅读了查尔斯·波德莱尔《恶之花》中的一些诗句:

“就像玻璃水瓶的壶塞,世间的花草也应各不同!”

贝里尼:张岚芊的舞之画1212

贝里尼:张岚芊的舞之画1215

我曾经有幸不止一次的在不同场合端详她的这些作品。今天,借着两位艺术家第一次在意大利个展的机会(我猜想,也是在欧洲的首次)。又一次不同的环境促使我一再揣摩这些被精心布置在米兰画廊内的画作: 新的体验让我竟然不再那么认同自己在此次展览之前为其所书写的序言。不过,那篇为这次米兰展所写的小文中,一些对这位杰出的、唯一的、非凡的女艺术家的理解我认为仍然有效。

从布勒东之缓缓哀求到波德莱尔花香之沉醉,每个人都可以在自己心中寻觅到那条奔腾的魔法之河,并追随至其源头。对于这位画家张岚芊,她的作品通过笔笔咏叹流露出最美好的慰藉,这种慰藉正是从我们的眼神与这梦幻般的绘画交汇而碰撞出的珍宝。从起初的微小而亲密;慢慢的靠近而欣慰,直到现在的伟大而杰出。画作永远只会通过纷繁的色彩和交织的笔触来诉说它自己本身:颜料被拖动并粉碎在画布;增稠和调和色块和层次;使之稀释再滴落和分散在承载它的媒介上。作品也通过这种方式,通过一个绘画过程来揭示,来“懂得看” 每一幅作品的唯心性和现实性;抽象性或消灭了写实和非写实之间的“二分法”假象的变化性。(“saper vedere懂得看” 马特·马兰戈尼名言。马特·马兰戈尼,意大利艺术评论家,历史学家—译者注)

贝里尼:张岚芊的舞之画1734

贝里尼:张岚芊的舞之画1737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



Copyright © bet36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