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时光荏苒 > 正文 [ ]

信札上的bet36:美妙风华

作者:吴王妃 来源:admin 关注: 时间:2019-06-01 23:53

画家如何谋生?明季吴门为时人赞誉的浊世翩翩佳公子是否也要为稻粱谋?

8月2日下午开幕的“遗我双鲤鱼——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精品展”或许将会回答这个问题。

书札虽小,但可以小中见大。上海博物馆该展展览现场看到49通明代吴门文人的往来书信,其中许多是首次面世,既富有史料价值,又是精彩的书法作品。

“遗我双鲤鱼——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精品展”现场

上海博物馆收藏有大量明代名人信札,尤其是明代吴门地区书画家的信札,不仅数量众多,而且异常精美。以史料价值而论,这些信札的内容上至朝政民生,下至家事儿女,或文章酬唱,或艺苑交游,几乎无所不包,是对当时书画家的生平、经历、交游、艺术思想、审美情趣,乃至整个时代的文人生活与艺坛风尚的最直接、最鲜活的反映。以艺术价值而论,信札随意写就,是作者在最自然的状态下的作品,它们体现了作者最原始而不假修饰的书写习惯与书法面貌,能使人们从另一个侧面了解这些书画家的艺术风格。

“遗我双鲤鱼——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精品展”现场

上海博物馆“遗我双鲤鱼——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精品展”,展示49通明代吴门文人的往来书信,其中许多是首次面世,既富有史料价值,又是精彩的书法作品。

在这些书札中,有他们为自己营造的精神桃源的吉光片羽,也有他们与各色人等往来,在各种事务之间周旋的冗烦与艰辛。

书札,从历史的角度看,是历史的史料;从艺术的角度看,是一件艺术作品。明代吴门文人群体是为人传颂几百年的文人雅士,看似不食人间烟火,但正由于他们遗留下的这一批带有血肉的书札作品,我们才能切实感觉到他们跟我们普通人一样也有各种各样的烦恼,也要每天焦头烂额地处理各种事情。而在这之外,他们又可以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里,创造类似桃花源的地方,可以沉浸在里面。

每件展品还配有一个二维码,所有的释文和解释都在app里。

此次展览在展陈上的一大特色是,对于每一件用文言写就的书札,以小说明牌的形式把这封信的内容以现在的口吻翻译出来,而不是放的释文。而对一些写得比较好的书札,在旁边还会有其书法上有什么特别之处的解说。每件展品还配有一个二维码,所有的释文和解释都在app里。

每件展品还配有一个二维码,所有的释文和解释都在app里。

上海博物馆书画部副研究员,此次展览的负责人孙丹妍告诉记者:“最重要的是要让观众看得懂。把一封信的内容以现在的口吻翻译出来,这样隔阂就没有了。一句可能比较文的话,我们把它翻译成比较白的,这样大家都能看懂。”

“遗我双鲤鱼——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精品展”现场

此外,在展厅内还有一张吴门关系图。孙丹妍告诉记者这是她在研究的过程中慢慢积累、绘制出来的,最初只是为了记录吴门的人际关系网,便于学术研究,在组织策划展览的时候,发现这样一张关系图也将能较为简明地向观众交代清楚吴门的关系,能方便观众的参观和欣赏。她说:“姻亲、师生、朋友、同僚、父辈世交……吴门就是一个巨大的关系网。两个人之间总有一条线可以将他们联系起来。这与吴门的文人愿意抱团,愿意提携后辈,愿意一起向上发展的风气是分不开的。”

展览分成“现实生活”与“艺术世界”两个部分。

文徵明致妻札。

今译:不知道出殡的事情怎么样了?棺椁砌了没有?之前的银子不够用的话,现在再拿二两去。各种事宜都节省一些,再不要与三房四房里的人计较,以前我两次出殡的事,没有让大哥出一文钱,这你也是知道的。千万记得要劝二官不要和跟他们计较,切记切记。

第一部分 现实生活

书画家的形象以往都在他们的书画作品中确立,观众所了解的也只是他们人生中极具光彩、但却很小的一部分。

唐寅致施敬亭札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



Copyright © bet36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