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时光荏苒 > 正文 [ ]

悲天悯人的伤感是苏新bet36:平“被仪式化的真实”吗?

作者:admin 来源:admin 关注: 时间:2019-06-01 21:40

继2017年5月13日“一带一路|凤凰·威狮国际术嘉年华”开幕式——《融之榕城》大型公共术活动后,凤凰卫视领客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与威狮国际艺术发展有限公司在福州落地第二个深度合作项目,“凤凰·威狮国际艺术中心”将于2017年11月12日正式揭幕,同期推出开馆展《被仪式化的真实——苏新平作品展》。以下是“凤凰艺术”为您带来的预告报道。

webwxgetmsgimg (1)

▲ 展览海报

凤凰·威狮国际艺术中心荣幸地宣布将于11.12号揭幕当日推出开馆展——《被仪式化的真实——苏新平作品展》,呈现中国著名当代艺术家、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苏新平三十多年艺术生涯中的27件代表性作品。本次展览由“凤凰艺术”联合创始人、副总裁、艺术总监、主编肖戈担任策展人,同时,特邀中国著名艺术史学家、批评家、策展人高名潞担任该展的学术主持。据悉,为期1个月的展览将持续至12月12日。

1

▲ 中国著名当代艺术家、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苏新平

2

▲ 中国著名艺术史学家、批评家、策展人高名潞

3

▲ “凤凰艺术”联合创始人、副总裁、艺术总监、主编肖戈

艺术家自述及部分参展作品

1960年我出生于内蒙古集宁市,现在已经改名叫乌兰察布市。集宁市地处高原,所以夏天十分凉爽。冬天又十分寒冷,全年日照时间特别长,阳光照射在物体上特别眩目刺眼,在我的印象里眼睛总是需要眯着。

从我记事起,我家就住在集宁盟委大院的两间土坯房里,这种房子是由大块的泥砖砌成的平房。记得小时候因为父母时常加班而不进不去家门,我就跑到隔壁堆放柴火的小土房里,常常在那里面睡得迷迷糊糊,直到父母回来把我抱回家。

2012年6月于朝阳公园寓所

4

▲ 苏新平,《赶集》,50×63cm,石版,1988

5

▲ 苏新平,《剪羊毛》,60×49cm,石版,1988

6

▲ 苏新平,《女人与牛》,51×69cm,石版,1988 

我走上绘画这条路充满了偶然性,我……从小就喜欢画画,也有一定的绘画基础。1977年,我参军入伍,最初是野战部队,后来被调到内蒙古乌盟市分区电影队当放映员,每天的工作除了放电影就是画幻灯片,闲暇时也画了不少反映部队生活的黑白画。因为做放映员,所以一年里有一半时间是奔波在各地域的边防连队,这让我有机会看到草原深处的景色和蒙古族的真实生活状况。

1979年,为了报考大学,我服役满两年后退伍,之后便考取了天津美院,在天津开阔了我的眼界也结识了不少朋友,但也让我看到了大城市中市民社会的那种互相防备和斤斤计较,这让从小在淳朴的草原环境长大的我非常不适,所以毕业之后又回到了内蒙古。但没想到回到呼和浩特后,感觉与在天津所感受到的并无区别,这让我非常沮丧。于是我又动了继续求学的念头,于是1986年报考了中央美院的研究生。

在中央美院,我最初的硕士研究方向是木刻,但当我看了上一届同学画石板时就被深深吸引了,我第一次看到在石板上居然还能绘画,而且能将非常细微的大变化印制出来,看得多了自然就有些按捺不住,想着要尝试一下。于是就偷偷从他那里借了一块石板,大致了解了绘画的方法后就开始在上面画起来,画完一幅之后又接着做了好几张。到学期末,系里的老师来做教学检查,看到了我画的石版画,问是谁画的,当时我还特别紧张,想着可能会被批评,但没想到还受到了老师的夸赞。之后我就动了要从木刻转到石版工作室的想法。

但转专业的过程并不顺利,当时的教学管理制度非常刻板,一个学生一旦选择好了方向就不能更改。最后也可能是系里的老师确实发现我更适合在石版专业发展,最终才批准我转入到石版工作室学习。这样我也开始了前后十多年的石版画创作。回想起来,那时候的执着劲多少有些傻,不过那也才是艺术家应有的状态……

7

▲ 苏新平,《躺着的男人与远去的白马》,62×50.5cm,石版,1989

8

▲ 苏新平,《影子之二》,49.5×66cm,石版,1989

9

▲ 苏新平,《对话》,50×65cm,石版,1990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



Copyright © bet36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