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欣欣向荣 > 正文 [ ]

盗墓贼笔记:接订单盗bet36:物 高档会所提档次买来装饰

作者:吴王妃 来源:admin 关注: 时间:2019-06-02 13:05

  崔毅飞

  在北京,除了那些名胜古迹,平原山区的田间地头还分布着形态各异、不计其数的田野文物(也称郊野文物)。这些文物由于位置偏僻、文保级别普遍偏低,很少受到关注。

  近日北京警方通报,明十三陵思陵石五供烛台被盗案告破,此案系专门盗窃石刻类田野文物的团伙作案,三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抓获,此案引发公众对田野文物的关注。

民间志愿者的“乡愁”

  民间志愿者的“乡愁”

  寻访古迹的脚步,赶不上被盗的速度

  民间的文保志愿者经常是文物盗情线索的主要提供者。

  “上次来还好好的,没过多久就不见了……”从民间文保志愿者那里,时常能听到这样的叹息。在很多人看来,他们寻访古迹的足迹,难以追上文物被盗的速度。

  在这些文保志愿者当中,有基层文物巡查员、退休公务员、村官、教师、学者等。文化遗产是他们共同的“乡愁”,他们经常因文物的被盗与破坏而倍感心痛,希望通过媒体曝光,引起官方的重视。

肆无忌惮的偷盗

  肆无忌惮的偷盗

  开吊车上阵,20吨墓碑被盗走

  墓碑、石佛、石狮、金刚座、石五供……《法制晚报》报道的盗情中,目标多为石刻文物。从几百斤的石佛到20吨重的墓碑,经常会见到重型机械的身影,这也是现代盗墓的标志性手段之一。

  2013年4月,房山区青龙湖镇普查登记文物清代大臣孙国玺墓时发现,墓碑连同龟趺被盗,总重量达20吨。现场吊装车辆留下的车轮印记清晰可见,吊车两侧支撑架留下的印记,扎进泥土10厘米深。

  据附近放羊的村民说,就是在4月份的一天,她见白天有3个人从一辆黑色轿车上下来,溜达了一圈便离开了,结果第二天墓碑连同龟趺就丢了,怀疑那三个人就是在下手前踩点儿。

  盗运吊装石刻文物,也并非十拿九稳。

  2014年10月,位于房山区的清代重臣黄廷桂墓,仅存的两通龟趺碑险些被盗。一伙人在利用吊车偷盗的过程中,绳索没有拴牢,墓碑直接砸向龟趺,造成龟趺受损,同时将吊车油箱砸漏。

  吊车司机在逃跑过程中,车轮陷入附近的沟壑中,司机当场被警方控制。虽然墓碑分家、受损,但幸免丢失,当地人戏称是“石兽显灵”。

谁在偷盗田野文物?

  谁在偷盗田野文物?

  中国盗墓史研究学者倪方六介绍说,偷盗田野文物的人,主要是和文物黑市相关联的人、这条地下产业链上的人,有的人长期进行盗宝活动。一般老板不会出现在现场,都是出钱找人去做。有需求,就有人去干,或者想办法物色目标或偷盗。

  在内蒙古赤峰,倪方六曾遇到一位“盗宝人”,听到倪方六的南方口音后,这位“盗宝人”还主动问他能不能搞点“盗宝投资”,提供一些大型设备。这让倪方六感到很吃惊。

  倪方六说,他一直在准备素材,想写一本“当代盗墓史”。因为当代盗墓,无论人群还是手段,都比古代更“丰富”。古代盗墓人群相对单一,现在什么人都去盗,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盗墓贼,顺手牵羊的事也时有发生,关键是“有消费市场”。

盗墓者不再是“固定职业”

  盗墓者不再是“固定职业”

  重赏之下自有“勇夫”

  失窃的田野文物中,以石刻类文物居多。这些文物部分被当成了收藏者或者经营场所提升档次的摆件,有的高档会所就糊里糊涂地摆放了一些古墓里的石构件。

  据多位学者了解,偷盗者已形成了一条“下订单——偷盗——买卖”的“产业链”。

  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副研究员、北京市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刘卫东介绍,偷盗田野文物的人,绝大部分都是为了买卖、追逐利益。一般是接受了他人的“订单”,有针对性地下手。这些人既有盗窃团伙,也有重赏之下的以身试法的“勇夫”;他们有可能就是从中挣个差价,也有可能直接卖个“好”价钱。

  例如2012至2014年间,房山区环秀禅寺、广智禅寺,两座相邻的明代古寺先后被盗,警方控制偷盗者后发现,他们并非专业盗窃文物的团伙,就是在山沟里干活的想“赚些外快”的年轻人。

为何盯上这些文物?

  为何盯上这些文物?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



Copyright © bet36 版权所有